5分PK10

                                            5分PK10

                                            来源:5分PK10
                                            发稿时间:2020-05-23 13:20:24

                                            挨骂时如果闷着头假装一切都没发生,那下次会继续挨骂

                                            白岩松:媒体人要追求速度和准确,但无法自己下结论,要通过采访钟南山院士这样的专家去追问,才能下结论。

                                            美国民主党籍参议员大卫·西西莱恩说,毕竟,是特朗普自己挥霍掉了原本应该用作疫情准备的宝贵的6到8周。

                                            白岩松:17年前,几乎没有任何人经历过大范围内公共卫生领域的灾情。但这次,1月20日晚我问钟老的第一个问题是这次病毒是什么样的?与SARS比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完整走过17年路程,你有一个参考系,与17年前积累的经验、教训、危险作比较。

                                            今年两会,全国政协委员白岩松带来了一份加快推进公益慈善组织在重大突发事件中应急响应机制改革的提案。“我们不谈网友的骂,我们必须要谈问题出在哪里,如何进行相关的改革。”5月19日,白岩松在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说。

                                            过去17年里,有15年我担任卫生系统的健康宣传员,总跟疾控系统的钟南山、王辰等人打交道。这也源于SARS带给我的刺激。对个人和国家来说,健康是1,1后边的0越多,才越有价值。如果前边的1出问题了,后边不管有多少个0都是0。这15年里,对健康、传染性疾病有更多了解和判断,做节目更有专业性。

                                            特朗普的竞选对手拜登毫不犹豫地开火:“近10万人丧生,数千万人失业。与此同时,总统却忙着打高尔夫。”

                                            白岩松:我有时开玩笑说,我也是一个逆行者,我也是“卧底“。“兼职”的“兼”我理解还有“监督”的意思,要不然为何选择让媒体人来做这件事?我和红会没有任何利益关系,当官对我个人来说,十几年前我在书里写了,答案是“绝对不可能当官”。

                                            到现在为止,武汉红会、湖北红会想开发布会都开不了。我记得1月底采访时任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特别提出红十字会能否三天开一次新闻发布会,他回答得很爽快,但后来去推进的时候,没人同意,最后不了了之。

                                            白岩松:总有人不理解、带节奏,这不是互联网的常态吗?我做疫情报道初期,晚上做直播,白天就看到评论很多人骂我。后来一想,连钟南山院士都有人诋毁、李文娟院士都有人质疑、张文宏医生也积累了很多烦恼,我就想开了。国难面前,个人名声不重要,不妨想想李文亮医生,我觉得做你该做的事,这条路非常漫长。